创业者遇到极简主义

关于乔舒华

也许那个晚上没有月亮,美国小哥乔舒华坐在沙发上,还沉浸在母亲的去世和妻子的背弃的伤痛中。一个月的时间,他不出门,不工作,只能悲痛。人在黑暗中待久了,需要光明;活着,希望就断不了。他在博客回忆灵光乍现的时刻: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思考女人车子房子,思考物质和金钱关系,思考自己生命的意义。

思考的结果是,他要真正内心的幸福,让车子房子见鬼吧,把家里的东西扔的扔捐的捐,他终于开始写作,终于又在路上了。

放下吧,你能拿得起。这大概是践行Minimalism的中心。

创业者需要极简吗?

这个故事有个关键的细节(我猜的,他的博客上也没写),他上路的时候,银行卡上的数目至几位数?毕竟,他......

第四天:行动

通常情况下,为了达成某个目标,会把这个过程分为几个阶段,然后再分阶攻破。但是极简生活,第一阶段的任务(清理物品)非常明晰,再往后,就不知道怎么推进了,因为需要割舍的东西实在太多。

Gosh问我怎样简化自己的生活。从今年接触到执行,我自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极简是符合我心性的一件事(要是我十二岁的时候明白就好了)。下面,我就讲一讲我自己“反常规”进行的极简:

1.整理出100件物品清单,在世界的任意角落都足够你生活;

2.跳至最后一条,略过一下步骤;

3.把多余的物品以有价的方式出售,免费的东西通常不被人珍惜;

4.找不到二手店自己去摆摊,顺便体会被多余和被廉价的滋味;

6......

第三天:重新思考

美国两个最有名的极简主义的报道登录,被戏成为美版高富帅。他俩在博客给了极简主义如下定义:

极简主义,放下事物,我们的生活将有更多空间为重要的事。

Minimalism is the thing that gets us past the things so we can make room for life’s most important things—which actually aren’t things at all.

-www.theminimalists.com

整理生活的不必要物品似乎成为极简主义的开端,可是:

开始极简生活一定要从减少物品开始吗?

......

第二天:思考

因为意外的失去的行李,再加上屡次搬家,我的个人拥有物品本身就不多。我决定践行极简生活的第一步,是把生活物品缩减到100件。这100件清单被保存到手机备忘录,作为我出行的打包目录。物理存在的多余可以通过扔弃、捐赠和售卖,然而邮箱里的上千封邮件,网页里保存的各类书签,以及那些令人纠结的社交邀约等等依然让我头疼,我自觉我的生活只是穿着极简主义的外衣。这又让人不得不再次思考:

什么是极简?

脱离物品的束缚只是极简生活的开始。这个开始不易,尤其是在消费主义当道的现代人生活里,我们是逆流而行在寻找自己的快乐。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处理了多余的物品,却仅仅是觉得生活轻松了,还谈不上简单。除此之......

第一天:安静

第一天:安静

在一个安静的地方

记得曾经在缤纷的橱窗前徘徊,在精致的包装前惊喜,在奢侈的装潢里流离。还好,我已经收回了自己的脚步,回到自己的角落。站在镜子面前,勇敢问出一句,你是谁?

面不改色地前行

已经下过那么多次的决心,但是依然停留在原地。灵魂如孤岛,它既不肯水波逐流,又难以望闻企及。最深的、最动人的那一面自己,还没有在我面前显现。它也许等待浮华褪去,等待烦躁归于宁静,等待不甘都消弭。

一切却没有发生

身边的人时走时新,拥有的物品也常常更替,而我,仿佛还是旧的我,不断踏入那条相同的河流。人的反复无常是天性。即使舍掉了,看清了,还会再度拾起,再度模糊。我们想做的......

极简7天行:让本源归位

拥有,让我们变得强大。

拥有,让生活饱满。

拥有,是让我们不再孤单。

陈年累计的衣物,厨房里很少使用的碗筷,住所里纯为装饰而存在的家具,还有那些和生活很少发生交集的物品,它们不仅在物理空间存在,还在我们的心里占据。物品是有生命的,它是回忆,是情愫,是我们舍不得扔弃的自己。拥有物品,只对自己的一种珍视。

所以当我的朋友们想实践极简生活的时,我不会劝他们“断,舍,离”,也不会让他们耗费过多的精力开始整理工具,或者让他们一鼓作气的捐掉或者扔弃。

那些曾经给我们带来片刻满足的物品,都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甚至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开始任何一种生活,包括极简,都是因为我们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