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无辜

初中时,我问过英语老师一个问题:

“班上的男同学把中文标注在英语上,是不是不太利于学英语啊?”

她的回答在当时听起来很有道理,她说,

“要想改变世界,先要改变自己。”

她间接的否定了我,说我们要先要*不择手段*的让自己能在这个世界活下来——意即通过英语考试,然后再来说到底该怎么学英语。

我差点被她骗了。

昨天我去了朋友的培训中心,他们的师资力量可以说在这个小城所向披靡,他们的办公室和我大学的语言教育中心环境相当,游学和其他发展项目也是数一数二的新奇。

我一边对LYLIAN感叹,一边说,为了营造出温暖的氛围,你们居然铺了灰色的低碳,真是好棒啊。但是,其实我内心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