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妈妈的生日

今天中午的饭桌上,大家聊到庆生的事情。“女做满”,意思是女性过生要过整岁。这样算的话,明年我妈就要过五十大生。阿娘提议,明年我妈过生的时候,我应该写一篇关于母亲的文章,并且和家人朋友一起分享。

关于爱和成长,几乎在我们的大家庭时刻都在发生,因为有太多感动,所以我立马就想到要写什么。但是让我读出来,确是比较困难的一件事。也许此刻已经宾客满堂,桌上虽不是稀罕但是还算诱人的饭菜肯定比我的语言,更能安慰大家;更何况,让一个人生阅历还尚浅,连一份正式工作都没有的晚辈在众多长辈面前发言,真有些为难。

吃饭的时候,我妈坐在我的右手边,家公坐在我的左手边。他们两个,以及其他家庭成员,我们一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