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没想过为何离开

在家乡唯一的娱乐是喝杯星巴克,囊中羞涩也不能天天娱乐,这让我有些慌张。

那个城市让人有种窒息的紧迫,有溺水的难受;

这个城市有经受不起的狂风,撑不过下一个冬天;

那个城市是徘徊在边缘的避难所,时不时告慰虚妄。

如果我的生活里没有离开,那就很让人惊惶:

稳定的人际,就像是寂寞的历史惯性,无趣又无奈;

安定的住所,无异于一块磁石,半径之内是出没的地盘;

既定的出行,是生活可怜的外延,疯狂被调上倒计时,明早六点半。

我觉得我可以生活在火车上,

到达和出发,沦为中转,

行进是我的住所,

风景是自由的证明。

如果火车不停下,

我就不断在离开,

或者在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