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自由

“小自由”,这个弹幕莫名其妙的在《霍比特人》的制作花絮上方时,思路一下子被挑开了。

读了汉娜阿伦特的书后,又去追了一部她的自传电影。那部电影比较准确的还原了她的生平,其中有一段故事是影片的情感高潮。作为一个犹太人,当纽约时报邀请去柏林,为一个人类历史上非常特殊的时刻写撰文时,她有种莫名的悲凉。不过,她去了,作为一个历史的局外人。在二战国际军事法庭上,一个纳粹高级军官被法官质问到,“为什么已经停战了却不放过集中营的犹太人。” 这个军官非常平静的说,这是一个上级的命令,我只是执行。这时,四周一片谩骂响起,汉娜转身离开了法庭。

她是躺在纽约书房的沙发上,完成这篇文章的。写字的间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