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是弯的-哲能篇2

哲能2 带动市场

市场需要被教育,被引领。

《八万四千问》里,宗萨蒋杨仁波切说了这么一句话,“如果一个精巧设计的耐克广告都能让全世界买耐克鞋,那么我们不难发起一些广告宣传活动,来提倡动物保护以及素食的生活方式。”

从佛法的角度,用这种方式是在推行放生,去拯救生命。

但是,为什么现在市场上满布的不是这种广告?

通常,消费都是被环境驱动,形成一种惯性。而在这种惯性形成之前,可能是一个漫长的、需要先行者带队的过程。

这个队伍估计有这么一群人组成:

理念提出者

理念推行者

理念传播者

我觉得,真正的社会先锋应该贯穿这三个角色。

市场是变的-哲能篇

哲能1:匹配度-我的市场

有个产品,处于常年找不到匹配市场的状态。

这个产品,是一个人;这个人,是我。

为了能够实现“一天电脑就可以工作”的自由度,我开始把在两个求职网站上潜伏:freelancer 和 Upwork.

这两个算是很大的自由职业者平台,我在前一个网站等了一个月,得到了第一个邀约;在第二个网站花费了1周,得到了第一个面试。

因为回复得太晚,我错过了Freelancer的邀约。在那之后,我几乎很少浏览该平台。主要原因有下:

1.freelancer上的工种,属于*硬工种*,技术性强。我能翻译,但是我不是专业翻译,我在技能方面毫无竞争力。我能编程,但是要......

有种君子叫做道貌盎然

个人意志打折扣了,这让人焦灼。

在你自己的价值体系里面,这是一件并不值得做的事情,可为了某种现实的原因,还是需要完成。我以为可以找到一种做事的方式,可以全然随自己来。但,貌似找不到这样既让自己爽快,又让钱也很爽快的办法。

这种焦灼,会让人举步维艰。

其实,这是一种患得患失的表现。

是希望通过*交换*这一方式,让自己的自由意志全价售出。如果有半分让步,貌似这种对自我的妥协,在再打的现实认可面前是抬不起头的。得到了认可,反而比不被认可,还要难受。得到了,却又像是失去。

但这还是一种愚蠢吧,有智商的愚蠢。

我们都是活在自己的逻辑里,而且这个逻辑越强大,跳出来的可能性就越小。用......

不如不游泳

为了做培训资料,我把一本关于婴幼儿水上教育的书翻看了一遍。这本书用了两百多页回答了两个问题:游泳池就是最适合宝宝的空间;父母和教练可以践行教育理念。

其中,有这么一句话很有意思:

教育法的本质:孩子们需要一个适合儿童成长的空间,他们可以在其中根据自己的节奏掌控周围的环境,不要用自由放任、听之任之的态度对待儿童,但也不能把过于严苛的条款强加在他们头上。

--如居水中,Uwe Legahn

总结一句,教育孩子,需要在一定框架之内有一定的规定。其实全书把教育学的观点,推广到游泳教育的各个细节。可见作者确实着力于推行“水上“和”教育”这两者。

我给这个德国婴幼儿水上教育推......

那些无辜

初中时,我问过英语老师一个问题:

“班上的男同学把中文标注在英语上,是不是不太利于学英语啊?”

她的回答在当时听起来很有道理,她说,

“要想改变世界,先要改变自己。”

她间接的否定了我,说我们要先要*不择手段*的让自己能在这个世界活下来——意即通过英语考试,然后再来说到底该怎么学英语。

我差点被她骗了。

昨天我去了朋友的培训中心,他们的师资力量可以说在这个小城所向披靡,他们的办公室和我大学的语言教育中心环境相当,游学和其他发展项目也是数一数二的新奇。

我一边对LYLIAN感叹,一边说,为了营造出温暖的氛围,你们居然铺了灰色的低碳,真是好棒啊。但是,其实我内心想的......

伺候自己——自由职业者

从伺候一个人到伺候很多人——自由职业者

在这个三线城市待了有一个月余,唯一的娱乐就是去星巴克,见面次数最多的人是门口的保安。我的办公场所是老姐的客厅,我的工作内容是想办法找到一切我可以在这个屋子里干的活。

现在我只能在这个地方,但是这个点之上的空间,我无法估量;也许现在能做的活非常有限,但是说实话,这些起伏不定的工作,让人觉得像在探险。

这也许只是自由职业者初期摸索的心理特征吧,其实还称不上自由,叫未知。

A freelancer or freelance worker is a term commonly used for a person who is self-emp......

创业者遇到极简主义

关于乔舒华

也许那个晚上没有月亮,美国小哥乔舒华坐在沙发上,还沉浸在母亲的去世和妻子的背弃的伤痛中。一个月的时间,他不出门,不工作,只能悲痛。人在黑暗中待久了,需要光明;活着,希望就断不了。他在博客回忆灵光乍现的时刻: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思考女人车子房子,思考物质和金钱关系,思考自己生命的意义。

思考的结果是,他要真正内心的幸福,让车子房子见鬼吧,把家里的东西扔的扔捐的捐,他终于开始写作,终于又在路上了。

放下吧,你能拿得起。这大概是践行Minimalism的中心。

创业者需要极简吗?

这个故事有个关键的细节(我猜的,他的博客上也没写),他上路的时候,银行卡上的数目至几位数?毕竟,他......

难道又一个破产?

今天再一次被质问,你的项目能有钱吗。

他们就是说,话再大,不能兑现,就是个屁。

他们说得对。

如果不能兑现,能支持多久?

从毕业后到现在,看看自己做失败的案例,惨不忍睹:

咖啡冥想,

小微咨询,

中文项目咨询,

青旅的评分系统,

实习生培训指南,

现在手上的:

第二语言开发,

又再次陷入困境。

在小的梦想,也需要面包。

虽然失败了,但是我一点点变得“现实”。

至少,我的项目从最开始被人认为是“意识流”

到两年后,

听到的评价是,“这儿没市场”。

吃面包,营养还不够。

需要不断练习,

练习不断妥协,

妥协自己的放弃,

放弃自己的......

我还有张废纸

前几周在叔叔家的花园捣鼓,想种点有机蔬菜。什么都好弄,种子、工具、地盘,但是缺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土。

院子里的土被严重糟蹋过了,要是把建筑垃圾清理出来,发现地都空了。我四处去打听,菜市场、超市,卖的只有化学肥料的土,有机土需要特别预订。现在只有两个解决办法:

搬土:

当农家乐的阿姨,看到我的背包时,她笑了。

从市区过来,我骑了一个多小时才找到这个“耕地保护区”。这附近有很多农田,我想土质应该差不到哪里去。我问门口到扫清洁的阿姨:“我能挖点土吗?”

她有些迟疑,侧着头,“爪子?”

“我们家有个小花园,想种点东西。”

“挖嘛挖嘛”,她答应道。突然,像想起来什么重要......

漏网之商

电商已经让人没了活路。在主要街区,服装店,电器店,独立超市越来越少。如果商品不需要特别的服务,那么大多数人会选择一键下单。

但是没有商品是不需要服务的,在淘宝上,这种服务不过通过廉价和便利的方式得到了实现。如果需要服务,就需要人;不同的人,也会让相同的商品不一样,要讲人情。

今天去了两家店,人情在这两家得到不同的体现,也直接影响了我们的决定。

第一家,出售酒店预订系统、门把所,和刷卡器。

走进这个位于建材城门口的店铺,就有些不舒服,这么大的门面,货物乱堆,还要绕着圈子才能走到前台。店主微胖,年纪三十岁左右。事先已经联系好,他也做了预算给我们,但是他似乎不清楚我们意图。桌面上只有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