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没有名义——吧

累了倦了,怒了哭了,或者喜了乐了

刹一脚,

看看手上的事或者心里的事,

总不要忘记问一个问题:

多少是出于为了自己,多少又是出于为了别人。

是的,

我们生活在社会联系之中,

我们彼此互相依存,

我们活着绝不只能为了自己。

但是,

你以为需要互相取暖,

却可能是从没有为别人制造过温暖,

也许,

我们只是臆想了一种联系,

用社会的名字顶风做浪。

不如,

试着,

把别人的名字去掉,

把为着别人的原因抛掉,

把一切和别人相关的目的扔掉。

这样通常有两个结果

就是,

你发现没有别人还是可以。

你还是可以继续。

还是,做。

不过,

......

最好的写作时间

今天早上五点多醒了,被自己吓醒的。

昨天的文章写了,并没有放上来。

有的时候花三个小时写的五百字,还不如二十分钟写的来得有意思。写的不好了,总想拖到十二点之前改一改。大多数情况,晚上的时候更累,更没有想法了。我的本子上写了很多灵光一现的想法,好给那些枯竭的写作时间。而每次去看着这些想法的时候,却没有什么意愿去写。

我试图把时间控制在早上,在没有人打扰的时候,在精力旺盛的时候。

但是,并不能保证我能写出来,即使我把自己拖入到那种心理暗示。

那个感受已经过了,而我最强烈的感受式现在。

因此,最好的写作时间,就是写作的时候,是写作当下。

不是因为写作之前做的搜集和调查......

上一秒的死亡

不要怀疑的办法,就是继续写作。

有的时候,我觉得我的每一句话都是一个开头。我心里闪现过无数个故事,但是他们的生命周期都太短。

我突然有创作小说的欲望,我想写一个故事。

我需要一个名字,她应该是一个女生。

恩。

当然,结局就是她还是一个女生。

不过,中间的过程是,她如何成为这个女生了呢?

经历了一番,她还是会对自己说,对,我是这个女生,我还是我。

这种披着外衣吐口水的日子是在太难过了。

我要去写小说了。

小自由

“小自由”,这个弹幕莫名其妙的在《霍比特人》的制作花絮上方时,思路一下子被挑开了。

读了汉娜阿伦特的书后,又去追了一部她的自传电影。那部电影比较准确的还原了她的生平,其中有一段故事是影片的情感高潮。作为一个犹太人,当纽约时报邀请去柏林,为一个人类历史上非常特殊的时刻写撰文时,她有种莫名的悲凉。不过,她去了,作为一个历史的局外人。在二战国际军事法庭上,一个纳粹高级军官被法官质问到,“为什么已经停战了却不放过集中营的犹太人。” 这个军官非常平静的说,这是一个上级的命令,我只是执行。这时,四周一片谩骂响起,汉娜转身离开了法庭。

她是躺在纽约书房的沙发上,完成这篇文章的。写字的间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