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义”

在一个无法讨论宗教的社会,并不代表没有宗教。

在美国读书时,主要的社交时间是花在教会的。在中部一个大学城镇,除了校门口那条酒吧街和郊区的沃尔玛,也就只有教会还有人气。后来,结识了很多有趣的人,去教会变成周末的固定行程。这并不是唯一一个让我三年里都和这群人待在一起的原因。

我很好奇。

我对宗教,和对外太空一样一无所知,但是觉得自己应该知道些什么。所以我去了。

最常去的是一个周日家庭教会,在Seith和Hedy家里举行。家庭教会的活动灵活度很大,组织者可以在一定框架内的安排。唱圣歌(有人弹吉他),祷告,学习圣经,祷告;祷告,吃饭,活动。暑假的时候只有几个人,但最多的时候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