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配和他说话

我时常想起这个人,每想一次,我就矮一分,要敬一分,也要远一分。

如果你有关于康定的记忆,你不可能不知道我说的是谁。

但是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说,我不重要。

当然,主人公说什么,对你我来说,也不重要。

那么什么重要?

在这个街上时尚广告反复播报美丽是你的权利在这个24/7的便利店从不熄灭的灯光给你夜晚的白天在这个闭眼抬眼睁眼的电子屏布满各种自由的毒药在这个大得快要窒息的城市和小得快要爆炸的咖啡厅在这个撑得快要枯竭的河流和萎靡得反复重振的土地在这个瘫痪得快要燃烧的车流和肆意得已经流血的楼市你读到的所有声音你听到所有的幅度你靠近的所有文字你闻到的所有感觉你吞下的所......

保安

我的旅行在哪里都可以进行,只要有一些和人的”摩擦“和一点点出游的情绪。

比如,每天出门,和气的的保安都会提醒我,”出门了哇“。

比如,今天上午在国税,彪悍的保安使劲拍了我姐的驾驶窗一下,表明国家机构的办事态度就是不一样。

又比如,晚上去写字楼这位保安,严肃、认真、活泼。

“你背上背的是什么?” 我准备骑车走的时候,一个看车的保安问。

“我背的是车锁啊。” 我回头说。

我背上背了两把锁,一把长钢丝锁来拴住两个轮胎,另一把是U形锁。我穿在一起,斜跨在身上。

“你到底背的是啥子?”他从黑暗里走近,照着路灯看了看。

“我来锁车子的”。

他瘪嘴,说,

“不可能吧。”

我想,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