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黑箱-日本之耻》

阅读《黑箱-日本之耻》

《黑箱-日本之耻》是自传纪实性的作品,记录了女主角在性侵后的两年多面对日本司法系统的经历。我在两年多前看了以她的故事拍的纪录片,japan’s secret shame (日本之耻)。前几天在咖啡店的阅读区看到了她的书,于是买了下来。

本来书就叫“黑箱”,中文的题目,加了bbc纪录片的标题“日本之耻”。在中文版封面,还有句宣传语,“日本首位以公开长相和姓名控诉性侵的女性”。这两个点当然是为了书的销量而做的,也给作者加了标签。作者伊藤诗织在后来到中国的读书会采访中,也说到她对此表示理解。

我想分享一下读书的几点体会:

1.瑞典是强奸率发生最高的国家

这个是来自于联合国关于每十万人发生强奸案的计数排名。关于瑞典排在第一位,跟他们的计数方式很有关系关。他们不是按照“一件案子”,而是按照TA遭受性侵害的次数统计。另外,和瑞典的高比例的女警察系统也有关系,平均达到了31%。其实接下来的几位也都是发达国家:
第一 瑞典 58.5
第三 英国 35.4
第五 美国 35.9

日本要排到哪里去?
第八十七 日本 1.1

除了日本,亚洲的几个国家都排在很后面。根据作者提供的数据,比如有一些民间调查显示,说明实际发生率比记录公开的要多得多。

这个对于我身边的人,尤其是女性的意义是:不能低估这类事件在自己生活产生的概率。这两年我看新闻关于国内性侵事件的类别有这么两类:

  • 滴滴上发生的(顺风车相关、滴滴的宣传引导语)
  • 师生之间发生的(红黄蓝事件、大学导师和学生事件)

但这两类得到如此高的关注其实不太正常。
第一类,是司机与乘客之间发生的事件,是属于陌生人和陌生人发生的。这类犯罪,陌生人之间发生的概率是比较低的,反而大多数发生在认识的人之间。为什么这种算是小概率的陌生人性骚扰能够引起大家的广泛关注?

那么在师生之家发生的不是也得到了关注吗,有人会说。的确,师生之间发生的性骚扰属于更加常见的情况,和恋人之间、工作场合等属于一类熟人间的犯罪。然而,师生这类型的事件得到巨大的关注,尤其是社会对幼儿园事件的义愤填膺,已经超越了对许多多类案件。换句话说,同样是性侵,发生在校园和发生在工作场合貌似是有很大差异的。

比低报案率更恐怖的,是闭口不谈。

2.法律的原则是疑罪从无

疑罪从无,是指在刑事案件中,犯罪证据不足的不能视为有罪。在知乎里有一个解释[^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4282461/answer/544592028],“宁愿放过一千,也不错杀一个。”

判定强奸案的两个关键点有[^《黑箱,日本之耻》,144页]:看是否发生性行为,看性行为是否为双方自愿。

在第一次看纪录片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伊藤诗织这个女生真冷静,事发之后她居然选择去警察局报案。看了书,才知从事情的更完整的过程。这个女生对报案一事犹豫了足足一周。这一周,她失去了非常关键的证据。她身上的可见伤恢复了不少,她的身体无法提供有效的DNA。另外,由于过去太久,她的血液无法被测试出服用过迷药。

还好,她想了很多办法。
她通过一个多月和对方的邮件,让对方承认了当天晚上发生的事(但是他说是双方自愿发生的)。她重访了当晚的出租车司机,得知自己在完全失去意识前车要求下车。也调集了在喜来登酒店的监控录像,可以证明她在下车时基本上是被拖走的。

然而反扣前面的两个关键点的第二个,这些证据不够。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证据不足以证明双方是非自愿的,那么就不可以定罪。

3.黑箱

一个屋子发生的事情,真的很难说清楚。这个屋子,就是黑箱。
“截至今日,多少个日子里、我作为当事人,作为一名新闻记者,专心致志,不断向这只’黑箱’投以探照的光束。”[^《黑箱,日本之耻》,前言第三页]

在这里不得不提到犯罪嫌疑人,叫做山口敬之,知名记者、安倍晋三传记的作者。而伊藤,只是一个刚毕业不久渴望从事新闻行业的年轻女性。历经两年的调查,检察机关认为证据不足不上诉,在她提出申诉下检察机关还是不上诉。

伊藤的这番描述让人动容。黑箱是黑的,里面不会有光。但是,可以从外面照进灯光,哪怕很微弱,但是总算可以看清楚一些东西。在伊藤之前的日本社会,性侵是禁忌的话题,是不值得拿出来讨论的。在伊藤之后,日本也许也没有多大的转变,只不过万万千千人中只有一个人敢露脸连说了话。

如果你对这本书感兴趣,我建议可以先看看BBC的纪录片《日本之耻》。先看看西方人对此的解读,然后再看看当事人是怎么回忆的。两者对比看看,一个事实因为有了不同的角度,会对事实本身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如果真相是很难被认定的,那么只能寻求影响真相被认定的事实。我们何尝不像女主角一样,在讲述内心的真相的时候其实没人相信的。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