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心态让你这样过冬——科学显示挪威居民的冬天快乐值更高

卡尔决心前往北欧小镇——位于挪威北部的Tromsø,因为那里有世界上最黑最冷的冬天。

卡尔(全名Karl Leibowitz,现在是斯坦佛大学社会心理学的博士在读生 )彼时刚本科毕业,她想继续追求学术研究且锁定在积极心理学、心理健康学方向。积极心理学是研究是什么让生命有价值,具体一点比如说,快乐、爱、同理心、感恩。而这个遥远的地方,有着一个关于快乐的秘密。

调查显示,近北极圈只有两百多公里的挪威北部人,竟然是地球最快乐的一群人:

"实际上,纬度为69°N的特罗姆瑟(Tromsø)与纬度41°N的马里兰州蒙哥马利县,冬季的自我报告的抑郁症患病率是相同。相比于其他地方,包括更温暖、明亮的南部地区,挪威北部的居民似乎能避免许多冬季痛苦。“
——Karl Leibowitz,The Atlantic(1)

“我可待不下去,”卡尔的朋友们这么说,“漫长的冬天会让我抑郁的。”

但卡尔暗自欢喜。她不仅有政府的奖学金去挪威研究,还去了在世界上最北的大学——University of Tromsø。她或许能够揭开这个秘密:为什么挪威之北的人能够免受冬天的痛苦?

北欧之北的极夜值得期待

北纬69度的Tromsø,在北极圈以内。这个地方的人会经历极昼和极夜。极昼是从五月到七月,太阳不会落下。有一个说法,叫做“午夜太阳”(midnight sun), 晚上十二点太阳还挂在天上。之后的三个月,日照的时间迅速缩短,从二十四小时缩短到0小时。极夜是从十一月持续到一月,就是24小时持续的黑夜。这有个说法,叫做“永夜”。

八月到了学校,她很快进入研究阶段。把搜集的资料提出的问题和导师一起讨论,制定问卷、寻找参与者、并寻找发布平台展开调查。她在这里可以参与获得一手的数据。

和当地人的相处进一步帮助了她的研究。虽然挪威人基本上都会英语,但是卡尔还是学习挪威语并且用此技能和当地人搭讪。和在聚会上认识的、在工作场合认识的、在随机平常聊天中认识的朋友聊天,她发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极地之夜的繁荣理论”。在有人会说是每天可以滑雪上下班或者上下学,有人说是这里很多文化节日,当然还有人觉得“永夜”并没什么大不了。

或许是冬天还没来,她觉得这里的生活还不错。Tromsø是一个小岛,有七万的居民,是北极圈内第二大城。城中心有三条商业街,聚集着超市、电影院。除了周日闭店没有人,城里的几条街都很热闹。这个城市虽然小(基本上是个小镇),但是生活也不枯燥,滑雪、徒步、划船。

似乎一切都有条不紊进行着,直到和朋友福恩(Fern)的交谈改变了这她的研究。

卡尔的奖学金在五月到期,那刚好是小镇短暂的夏天快要来临的季节。想到这一点,她抱怨道,度过了漫长的冬天却不能经历最美好季节——夏天,真遗憾呀。
福恩没有停顿地回答道:“我并不认为夏天是最美好的季节。”

福恩的话,影响了她的第一个北极冬天。

冬季心态背后的心理学研究

她发现这里冬天的生活非常丰富,简直是一场狂欢。外面是冰雪世界、北极光,随处可感受那种koselig(挪威语,意为惬意,巴适)的感觉。凡是有人的地方,餐厅、咖啡、住宅都点上蜡烛。虽然太阳在地平线以下,但是并不代表着黑暗。事实上,在冬天都会有六个小时的天空是变幻莫测的光。就像是日出或者日落的情景一直持续一样,不过由于地处北极圈,其光线的变化更大。

“在特罗姆瑟(Tromsø),普遍的看法是冬天是值得享受的,而不是可以忍受的”,她写到。而这让她离秘密更近了一步。

“ ‘你具有一定的才智,实际上无法做许多改变。’ 同意这一说法的人有固定心态。有成长心态的人会同意 ‘ 你总是可以很大程度上改变自己的聪明才智。' "

Carol Dweck , Mindset: The New Psychology of Success​

心理学家Carol Dweck持续35年在研究动机和成就领域,她在书中(ref)与区分了两种心态,"固定心态"(fixed mindset)和“成长心态”(growth mindset)。根据Dweck和她的同事们的案例研究,不难发现拥有固定心态的人有一个共同之处:他们的生活更加快乐、健康、幸福、充实,在工作、学习、人际关系也更加成功。更重要的是,Dweck博士的研究表明心态是是可以被改变的,人可以从固定心态到成长心态转变。

卡尔借用了Dweck的对于心态的测试结构,和导师一起制定了新的测试,叫做“冬季测试”。这个冬季测试与人生满意度测试(Satisfaction with Life Scale,广泛使用的对人生总体的调查)和个人成长综合测试(测试人对于挑战的开放性)有很强的关联性。最终,这个学术界第一次关于季节的测试得到了238份问卷答案。

调查结果显示:冬季心态影响着挪威人的身心健康。那些有对冬季有积极心态的人,往往是和对生活高度满意的人与寻求自我成长的人。

拥抱自己的冬天

我不敢说我经历了最冷的冬天,但是经历过非常糟糕的冬天。

那天中午我从实习工作的办公室出来,去街角处的超市买三明治。出了旋转门,我停了下来。面前是容一辆车的单行道,几步就能跨过人行道,不过还是应该遵守交规。眨眼间,绿灯亮了。 正抬腿间,脸上、胸口感受到压力。风而已。我走了几步,却几乎站不住了。在身体快要栽倒的时候,我下意识蹲下。我正处在人行道的正中间,只迈出几步路,还有几步路。我把中心压低,风没有让我失去平衡,全身却开始滑动。原来地面上是一层薄薄的冰面,风太大。我伸出手臂,像田鸡伸开翅膀把自己愚蠢的身体稳住。

风更大了,我四仰八叉地躺在这路中间,然后我自己用最快的速度撑起身体,然后忽视一切走进办公室.....尴尬、难受、隐忍、恼怒,然后,压抑至极。

卡尔的研究,显示了冬季态度与人生态度的强关联。就是享受冬天的人大概率是对人生有积极态度的。科学研究者一度声明,关联性(correlation)并不意味因果性(causation)。 并不是通过改变对冬天的态度,就能让你就对人生变得积极。反之也不成立。或许这样的结论更符合科学:一到冬天就陷入某种消极、或者甚至讨厌冬天、把寒冷视为障碍的人,大概率人生也是一种消极的、甚至视生活为极大障碍的人。

实际上那天我并没有在人行道上摔倒。那个时候我大学毕业,各种机缘下到了芝加哥。当实习逐渐走进尾声,这就要面临着现实的去留问题——要获得在美工作签证的前提是要做专业匹配的工作。在人生境遇糟糕的情况下,那芝加哥的风、寒冷的雪、异乡这又黑又长的冬夜也变得不可忍受。我读到了卡尔的研究,我在想,我是错过了多少芝加哥美丽的冬季风景呀。

或许我们的头顶没有Tromsø的极光,但每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微冬天一些改变。或许像Tromsø的居民一样,可以尝试着在家点上蜡烛,用微微的灯光陪伴睡眠。也可以朋友相约去吃一盘火锅,那种从头到脚的温暖特别爽。疫情期间面粉总是供不应求,估计是很多人在家做面食,烹饪总是疗愈。我特别喜欢明火,无论夏天和冬天。小时候特别喜欢在外面点火烤香肠吃。我在想,要是我以后的房子可以有一个壁炉可以随时看火,我肯定是特别希望冬天快来的。

当你觉得冷的时候,可以抬头看看天空:想象这个世界上还有人的冬天比你的更黑、更长。如果他们享受冬天,那么你也可以。

参考:

(1)https://www.theatlantic.com/health/archive/2015/07/the-norwegian-town-where-the-sun-doesnt-rise/396746/

(2)原文:Mindset: The New Psychology of Success
You have a certain amount of intelligence, and you can't really do much to change it. people who agree with this statement have a fixed mindset.Those who have a growth mindset agree that "You can always substantially change how intelligent you are." _P17,Mindset: The New Psychology of Success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