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配和他说话

我时常想起这个人,每想一次,我就矮一分,要敬一分,也要远一分。
如果你有关于康定的记忆,你不可能不知道我说的是谁。
但是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说,我不重要。
当然,主人公说什么,对你我来说,也不重要。
那么什么重要?
在这个街上时尚广告反复播报美丽是你的权利在这个24/7的便利店从不熄灭的灯光给你夜晚的白天在这个闭眼抬眼睁眼的电子屏布满各种自由的毒药在这个大得快要窒息的城市和小得快要爆炸的咖啡厅在这个撑得快要枯竭的河流和萎靡得反复重振的土地在这个瘫痪得快要燃烧的车流和肆意得已经流血的楼市你读到的所有声音你听到所有的幅度你靠近的所有文字你闻到的所有感觉你吞下的所有庇护你住下的所有温度都不会残忍的承认你也不会放肆的沦落你更不会慷慨的拒绝你亦不会无所畏惧的嘲笑你只会把你推倒在把你踩在把你钉在把你甩在把你扔在把你投射在把你放在万人敬仰的废墟和一往无前的峭壁和千军万马的粪坑只有这样只有反复这样只有历史这样你才会看到你才会期待你才会希望你才会被说服你才会。。。

你才会知道,这个世界不断在让你相信,你很重要。
当然,这个世界已经成功过无数次,让我相信我很重要。
我相信了我很重要,这其实一点都不重要。
而且,你我在这个故事里怎样,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
他重不重要,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是这样一个人:
我自己在我的生命中,并不重要。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