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站,山

远游是一种非常实际地体验重生的行为,你须面对全新的情景,日子会过得缓慢许多。大部分情况下,你也听不懂别人的语言,就像是一个婴儿,刚从母亲腹中来到这个世界。你会更加关心周围的事物,那是生存所系。
-保罗·柯艾略 《朝圣》

公交车刚驶过汶川,路两旁的山就靠了过来,不留距离地俯视着我。那时正直盛夏,山峰青峻又冷酷“岩”肃,我坐在窗边,平身第一次为风景而流泪。

回国后,在成都小住。本来想改变和国内脱轨的状态,有“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去工作,去社交,去购物。但,我没法用这些去麻痹自己的内心。但是白天和夜晚,又该怎样度过?我还是要继续生活,而没有比更合适的时机去做自己大学五年都没完成的事:跑一场马拉松。
我从成都坐大巴去色达的那天,刚结束了前三个月的训练。
于是在车上,莫名的情绪便爆发了出来。
若不走这条线还好。
要是看成堆成堆的钢筋铁骨,或者听闻汇流成江的交通和人流,估计我觉得是出了成都又到了另一个成都。若去其他风景区,没有那么成熟的扮相,也许会被自己的观众心态而恼掉。去一个清静得不得了的山庄,等卸下行李,估计又会陷入长久的停顿。
要是不走这里,不坐这趟8个小时的班车,车票没有被分配到右边车窗。
我怎么抬眼间看到这一座山。
你站在公路的铁护栏后面,在下一个弯把你甩走之前,我们只有不到半分钟的对望。你在我的视线里还没有完全伸展开的时候,已经开始急速的往后退去————树和你的棱角,你身上和你背后的风景在被拉扯着。
那一刻,就是在你我即将一起消失的一刻,你已经转过来了。转过来了,对吗?
你转过来了,你本以为可以定定的看着这个对你有一些好奇的女孩。
却不想,当你准备好对视的时候...
当我们的距离刚好不被压迫也不紧张时:
我已经被拉近了隧道。
再也不会出来的黑暗。
你明白,我为何流泪了吗?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