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纸条我的字

再多些一句真话吧。(Just write one more true sentence.)


- 海明威

我在很多地方写过字,用过各种方式记录自己。
比如新浪博客,坚持更新了有半年吧,每天一篇。
又开始在微信公众号上写,没憋出来几篇。
后来自己有了 博客
现在又把博客上的文章更新到微博上。

不管在哪里写,以什么方式写,我已经认定了这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只是,这么一部分,在目光之下很难存活。

每当我把链接放到朋友圈子里,推荐给别人,或者只是放在自己简介里。我就无法呼吸,写作的时候无法呼吸。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明明不在意别人想什么怎么评价,却仍然希望有人可以读到。

而有人能看到(或者别人根本没看),或者有人有可能看到,我就没法写。就像心里有了个期待,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个期待写出来。

这种感觉很烦躁。
它让我停止了半年以来的日更,180天
又停止了博客的月更,30天。
这种感觉,在什么时候会停止我在这里的更新?

也许你会说,你这些牢骚,会有谁在意呢。
通常,我们看作品,很难只看作品本身。一样的文字,换个名字,喝彩声和批评声可能要互相颠倒。当肯尼迪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通过电视直播而参选成功的那一刻,这个世界已经开始看脸了,自此开始看爹,看男友,看...

但是,我们还是要回到作品本身。
一切从作品开始,也会以作品结束。

有太多想写的东西,比如像《流动的盛宴》,谢谢欧洲的咖啡和酒馆;比如《走遍万水千山》,马丘皮丘那条6天6野的徒步之旅;或者《A fourtunate man》里,写写我去过的贡嘎里那个男人的故事。我把这些所有的想法写在纸条上,装在盒子里,我去哪,他们就跟我去哪。

但这毕竟不是作品,连文字都不算。
也许在那之前,就是给我一个梦的存在吧。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