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业线

一个去大公司或上班的明显优势就是,似乎更有职业前景。而能与此比美的,也只能有创业公司。

恐怕在这两个地方,是让人觉得有希望和有未来。

因此,这个大公司再难受也要忍,这个创业公司再渣都会等。一个是从1 到99, 一个是从0 到 1,都是成全美名的好地方。

昨天的《每日一片》讲了纽约时报的每日读报THE Daily, 选择亚裔美国人起诉哈佛大学的新闻为头条。这点大概是1-99 的那类型,一个久负盛名的媒体可以按照自己的标准而不去妥协市场。因为等得起。

我在upwork投标陷入一种惶恐,市场的变化、职业技能的更新、客户的要求每天都有新的。当我学编程的时候,Bootcamp 还是被伦敦大......

The Daily

偶尔听点新闻,调到纽约时报The daily。有磁性的主播声音开始讲8.5号的故事。(北京时间已经是8.6号,但是听广播的时候美国还是在前一天。)

开篇的新闻,近来,有一群学生控诉哈佛大学,声称他们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这群学生有一个共同的身份特点,都是亚洲裔美国人。在控诉书里写到,这么多年来,哈佛录取各个族裔的比例式一定的(但是人口基数发生很大变化),亚洲学生要在美国高考SAT要多考147分才能有相同竞争力。

记者补充到,Priceton Review 里面写到,在申请大学时,不要提到自己的姓氏,不要讲自己的多元文化背景不,总之,要在申请书的任何部分透露你是个亚洲裔。

今天的话题主......

一把剑

宗教和灵魂,从不是分离的。早起,抄一段,或者轻轻读一段这类的书,对我来说是很好的帮助。

禅宗的派别很多,在欧美流行的Zen通常多指日本的禅宗。我读这类书籍,反而愿意读给老外写的版本,我能看明白。去年读过《禅者的初心》,是在美国很受欢迎的名叫铃木俊隆日本禅师写的。

其中有一篇的这么写道,做事的时候把自己燃烧掉、不要留痕迹。要刺穿对方,最好我自己就是一把剑。

大概知道他在说“有”和“无”,但是放到生活里就是另一码事了。

“人剑合一”的境界是这位禅师讲的,而我还停留在“找剑”的环节。

我看到了这个庞然大物,它伴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而壮大。他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安静,也从没......

report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来。

鸟认识久了,歌声也会变样了。

最开始认识的客户都是些公司和团队,后面逐渐接触到了一些以个人单位的客户。一个奥迪里的小哥,本来是想做空气罐头,最近打起了把奥地利国宝级的蛋糕进口到中国的主意。一个摄影师准备开始在中国教英语,常常拍一些露营的照片给我,还开始用微信了。今天给我发来了一个特别的任务,找找一个香港补习老师,Richard,并且写一篇小报告。这里报告内容:

Hi friend,

This is a very interesting project, better than all all my job today.

Here is th......

草稿满天飞

茶具,看起来还可以这么年轻。

这是一套非常有现代感的茶具三件套:杯盏,盖碗,茶盒,三件叠在一起又是一个摆件。整体的颜色是带着一点哑光的米色,还泛着玉的润泽。三位一体的设计,让独自品茶,多了几分禅意。可惜,这套茶具我这能从效果图上看到,还没有进行生产。设计者是一位远方哥哥,让我帮忙翻译一下名字和介绍。

细问得知,是要做好平面设计和资料,准备参赛。

我问,生产出来是不是成本很高。

是的,哥说,如果不得奖,生产了意义也不大。

恩。

没有足够的掌声与鲜花,作品是被像草稿一样对待的。

草稿,草稿,草稿,草稿,草稿,草稿,作品,草稿,草稿,草稿,草稿,草稿,草稿,草稿,草稿,草稿......

3AM

入睡之前,我都不十分确定能不能在第二天早起。

闹钟:5点30分

音乐: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就像是前一秒才入睡,下一秒的该起床的感觉。

我很困,有起床气,但是我知道我再也睡不着了。

自己决定的事,没有理由推脱。

我把第二次闹醒关掉,趴在床上,拱着屁股,保持着“通肠姿势”。一小会过去了,确认没有便意,就晃悠悠地下床。摸到洗漱间,眯着镜子里的自己,真跟外面的知了叫声一样,在做黎明前有气无力地挣扎。我需要兴奋一点,我拿起牙刷想,五分钟后即将开始的训练。

像是条件反射一样,寻求兴奋就想到了——音乐。我把手机划开,点开Music为首的一首歌,3AM。

这首歌我收录......

维罗妮卡和LISA

维罗妮卡知道她不得不死了,当她成为了反对和拥护者眼中一种象征的存在时,就没法代表自己说话了。

今天翻看Instagram,之前跟进的一个叫LISA MARIE的健身教练的全身照震爆了眼球。见过身材好的,没见过这么好的。她的身材比例完美,线条分明,胸型突出,体脂惊人的低。这个英国妹子,拆散了另一对正在创业的教练夫妇,成了男老板身边的新女神。这中间的故事是八卦不清了,不过对于观众来说,能有高质量的健身视频才最重要。

看了Lisa的视频,就不会想跟其他教练做了。

如果说其他人录视频是为了Show一场,那么Lisa是实实在在做训练,只是顺道把视频录了。所以,一套坐下来,你会发现她和你一起在......

汶川站,山

远游是一种非常实际地体验重生的行为,你须面对全新的情景,日子会过得缓慢许多。大部分情况下,你也听不懂别人的语言,就像是一个婴儿,刚从母亲腹中来到这个世界。你会更加关心周围的事物,那是生存所系。

-保罗·柯艾略 《朝圣》

公交车刚驶过汶川,路两旁的山就靠了过来,不留距离地俯视着我。那时正直盛夏,山峰青峻又冷酷“岩”肃,我坐在窗边,平身第一次为风景而流泪。

回国后,在成都小住。本来想改变和国内脱轨的状态,有“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去工作,去社交,去购物。但,我没法用这些去麻痹自己的内心。但是白天和夜晚,又该怎样度过?我还是要继续生活,而没有比更合适的时机去做自己大学五年都没完成的事......

我的纸条我的字

再多些一句真话吧。(Just write one more true sentence.)

- 海明威

我在很多地方写过字,用过各种方式记录自己。

比如新浪博客,坚持更新了有半年吧,每天一篇。

又开始在微信公众号上写,没憋出来几篇。

后来自己有了博客。

现在又把博客上的文章更新到微博上。

不管在哪里写,以什么方式写,我已经认定了这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只是,这么一部分,在目光之下很难存活。

每当我把链接放到朋友圈子里,推荐给别人,或者只是放在自己简介里。我就无法呼吸,写作的时候无法呼吸。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明明不在意别人想什么怎么评价,却仍然......

蹭咖啡

我在Upwork上接的第一个工作,是给一家加拿大的小地产经纪公司做中文助理。工作内容是转发邮件,翻译材料,维护客户,工资按照小时算。时薪不高,5美金一小时,但好在是个长期的活。

当我早上六点开始上线,温哥华已经下午三点,办公室五点下班。和对方的直接在线联系时间也只有那么短短的两三个小时,通常,我的工作基本完成了。而且还不是每天都有任务,一周的工作时间总计也就十个小时。我真的是想多做点,但没机会。

我早上的日程是这样的:

5点到六点之间起床;

练瑜伽30分钟-50分钟;

打开电脑,打开计时器;

洗漱,泡咖啡。

最开始的时候,我上个厕所都会把计时器停下;休息的时候试过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