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两份实习后的一个心得

我的两份实习,都是打杂的角色。我的老板没有让我泡咖啡,跑腿买饭,复印打扫。
我每天做的是:
喝咖啡;
等待任务;
在电脑上完成;
偶尔打打电话。

我称自己为新时代打杂员。

一个打杂的就是被动的角色。
被分配好任务,一切都在标准里面进行。客户的信息进行汇总管理,和其它地点的办公室共享数据库,所有的市场人力资源都集中在总部。不仅我是打杂的,我的上级也是打杂的,我们被总部妥当得安排好,成为芝加哥的”打手“和“眼线”。打杂从这一层面说就是:很难创新,按规矩办事。

一个打杂的就是可以替代的角色。
为了整个公司有序得长期得运行,就要不断排除干扰。如果数据库设计不合理,那么统一账号;如果客服人员无法及时应答,那么全公司轮流值班;同样,如果人员的流动影响效率,那么就制定完善的规则,谁都可以顶替。
这个公司不需要我,照样可以运行。因而:

一个打杂的就是价值递减的角色。
在一个可有可无我的地方待下去,我及时挣得相同的报酬,我的价值却成边际递减。因为我浪费了时间去学习,完善自己成为一个无法替代的角色。而当有一天,有一个比我更稳定的打造工出现的时候,我的价值就为零。

作为新时代的打杂工,我们拥有的技能是可以复制,批量创造的。
编程,PHOTOSHOP,PPT,甚至一些市场推广,公关交际和统筹管理。
我们的头衔越来越响亮,各种师,各种员,各种家;
我们使用的工具越来越高级,各种仪,各种器,各种机。
但是没有这些完成命令的员工,一个企业又怎么往下运行?

我的一个心得是,一个企业不需要一个打造的,他需要一群打杂的。

新时代的标准劳动力

新时代的标准劳动力

是不是感觉总是被一条看不见的线压迫着:
读书的时候,要成为乖学生,盯着那条分数线;
找工作了,看着蓝领白领金领的招聘标准,一条条把自己比下去;
结婚了,看看自己存款数字,多少的首付才能符合女方的期望;
无论做什么,说什么,看什么,总有评判的口哨响起,有一条标准让你看齐。

因为你相信了一个许诺:好好学习,就可以向上。只要遵守口令,听从安排,那么每个人都有所安排。这个许诺来自学校,老师说考到这个分数,去到这些学校,以后就可以有个好工作,你相信了。这个许诺在毕业时依然响起,我们用各种技能武装自己:英语,计算机,演讲,去对应着招聘公司的要求,当收到Offer,以为幸福就在眼前。我们还相信,有了第一套房,就是捍卫婚姻尊严的第一步。我们还在继续相信。。。

是谁树立了这个标准,是谁给了这个诺言?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个黑洞越来越大,它吸干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创造力和独一性,这个黑洞越渴望和需要我们每一个人都成为一个标准劳动力。

资本主义的标准生产模式,不仅仅把生产分成一道道简单上手的工序,也把我们活生生的人打磨成一个个可以取代,可有可无的标准劳力。我们只需要左手每天拧着螺丝,或者一遍遍地校对电脑里的数据,甚至坐在办公室一便便重复问题。这是我们所期盼的安全感,我们渴望被保障,所以我们甘愿相信“工作不等同于爱好”,我们不需要思考,我们不用冒任何风险。

难道那些在每一次进出口贸易震荡种失去工作的人,他们不是标准劳动力?难道在国企一批又一批下岗的职工,他们没有朝九晚五的尽到本分?那么那些果农们看到成批烂掉的瓜果,那些付诸东流的劳动,又只有向老天问好?

这些标准,是创造人类文明的一股力量,但是现在一切都改变了。
你努力跳进标准里,也不一定得到回应。因为你被培养的技能,是可以取代的技能,这是生意创造最大利润的方式。一个公司,要保持自己的生产的独立性,要最大限度的控制对高技能,创新能力的依赖,最多程度的运用廉价劳动力。

不要放弃自己的独特性,不要期求从标准上获得安全感。慢慢建立自己无可取代的技能,自我雇佣自成一派。

10个原因你不应该来美国留学

这篇文章不适用有如下条件者:

  • 钱,从来不是问题;
  • 不期求从留学这门投资上获利,我称真正的”浪漫主义“,让孩子不考虑就业,不问前景,在最自由的土地上,享受知识的乐趣。

如果继续下文,可能你有工薪阶层的父母,想让每一分钱花到点上;或者,高考失利,寻求留学给你第二次选择的机会;甚至只是朋友的留学经历看起来光鲜不已,你也按耐不住,点开了标题:

  • 文凭含金量暴跌
    三十年前的拥有普通美国大学学历的留学生在中国什么概念?洪晃(电视人,作家)说她是新中国后的第一批留学生,她回来后在北京的工资,一年可以买一栋楼。会说英语,简直是一种超能力。把留学当成一个奢侈品吧,现在还有谁没见过LV,朋友圈里稍微有钱提着LV,甚至隔壁家老王家里还留着个假货。就文凭本身的价值,除非你拥有那几所世界顶尖学校的毕业证,你的美国大学文凭差不多就是普通一本的价值。
  • 文凭在美国不见得多有用
    美国文凭在国内的贬值,难道是美国文凭在美国更有用?可以说一个中国人拿着美国文凭最大的竞争力是在国内,和没有留学经历的同龄人相竞争。要跟美国人比,文凭更不上台面。为啥,因为大家都有啊,我想不出和美国人拿一样的美国文凭让我们在美国更有哪些优势。
  • 历年学费上涨
    首先需要了解美国大学的价格阶梯,本科一年花费美金6000-60000不等,取决于你学校位置,排名,或者私立。如此高昂的价格是由于州外学生(包括国际学生)通常比州内学生多付2-3倍。
    朋友说在同一个学校,他妹妹在十二年后的学费他上的三倍多。美国物价常年稳定,问什么大学学费确持续上涨。第一,美国大学第一目的是赚钱,大学的高度产业化;第二,
  • 遥遥无期的就业
    美国人的移民体系非常健全,这是针对全世界的,高度健全的体系是为了保证美国留下可以真正创造“为美国创造价值的人”。在美国创造价值第一课:遵守美国价值观以美国人为先。
    你毕业了想暂时找一门工作过渡,毕竟在大城市当个服务员一个月也可以有个三千的工资?那不行,冲击了低收入人群的就业机会。又比如,你找到了专业对应的工作,就能立马上岗?那需要你的雇主愿意请律师,进行一系列的程序(申请工作签证),以证明“公司目前无法从本地劳工找到申请者”。一切准备就绪,就可以开始挣美钞?还有一关,抽签。全世界那么多人排队等着工作签证,抽中率百分之三十左右。来自于美国本土留学的百万留学生,来自于世界各地想要来美的申请者,甚至来自不少已经有工作经验不乏跨国高管,最后找到工作进入抽签程序的有二十四万人(2015数据)。而美国每年只发放6万多H1B工签证(有2万只留给研究生以上学历)。算一算,一百个留学生里面有几个最后在这里工作了的?
    美国人本身的就业机会不能被损伤,他们的就业权利要得到保护,是“为美国创造价值”的前提。
  • 用第二语言英语学习你的专业
    用另外一种语言学习,本身就极大得限制了你的可选专业范围,甚至影响了你学习的深度和广度。在课堂上,你羞怯于提问题;在演讲里,你不敢高声表现;甚至,你不敢纠正老师明显的错误。即使你很优秀,但是成为美国优秀的重要一条,就是拥有和本地学生媲美的英语能力。为什么要花费在那么多时间上,在先天弱势的语言上花费将近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功夫?又有多少来学了四年,其实都仅仅是停留在学习语言本身?
  • 节假日的寂寞
    成为一个全职学生,等于半职读书半职玩。一年中一半时间都是在放假,美国学生充分利用那剩下半年打工,实习,为求职做准备。而很多留学生呢,前两年都在预热,寒暑假急切的回国;大三开始找实习,发现自己的社交能力如此弱;大四了,没有实习经历都进不了面试的第一轮。
    游子们要么在想家,要么在回家的路上。
  • 美国大学里的中国校园
    现在百万留学生里面有百分之三十是中国留学生,大概是三十万。这些学生集中那么三百来学校(三四千的美国大学很多社区大学,中国学生申请看着排名前两三百),那么很多学校有上千人的中国人就太正常了。有可能你去一个商学院,一半都是中国人。大家有题库,互相帮助,逢年过节还可以开个联欢晚会。
    中国人为什么扎堆现象严重?这么说有失公允,来中国人外国人也抱团,他们有老外酒吧,老外足球队,老外交际圈,他们也扎堆啊。
  • 哈佛的课都免费了
    也许大老远的来美国上一流的学校,却发现顶级的学校已经公开了许多课程。《大学之死(the end of college)》作者讲述了他上的第一节公开课-来自于麻省理工的生物学科-生命的奥秘(注释1)。这节课的老师兰多(Eric Landor)是学校的活招牌,他的学术造诣和社交能力并驾齐驱,引领的基因计划完成了历史上首个第一序列基因研究,而且这个研究位列第二,被选为麻省理工影响最大的时间,仅仅落后于发明万维网的团队。这节连本校学生都抢不到的课,现在每个人都可以学。兰多,把他们研究的数据库放到网上和各高校组织共享,他质疑“如果研究成果不能被人使用,如果课堂资源仅仅留给上百名学生,那么大学的意义在哪里。”这些免费的资源难道就是因为免费,价值就大打折扣?

一个好的大学,是教你如何实现自我教育,学会承担深灰责任。实现自我教育,也许留学教会你,也许谁也教不会。

注释
1.生命的奥秘(https://www.edx.org/course/introduction-biology-secret-life-mitx-7-00x-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