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翻译GLM的第一版

2018年12月,我用十天的时间把GLM手册前六篇(一共七篇,第七篇还没有出)翻译、校对、编辑并发布了。

然后,我就出去旅行了一个月。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收到了一些反馈。我把这些反馈分为三方,读者,原作者和译者,在这里做个总结。

翻译GLM的导火线是来自于读者的需求,进一步说,是知乎上的语言学习者的需求。知乎是一个问答网站,有人提问题,有人回答问题。如果搜索语言学习、外语、英语等关键词,下面会有不计其数的问题和答案。在知乎回答问题,既是对写作的训练,也可以让内容的曝光。我的一个回答在两三个月内有了大概10万的浏览和200的赞同,这个结果比我的其他几十个答案的总和还要好。

在这个答案里,我对GLM做了个介绍。
只是做了个简短的介绍都引来不少的流量,如果我再多做一些相关内容呢?何况在中国还没有人介绍这种方法。翻译了GLM之后,我更新了答案,把文章的链接放上去。我在后台看到的浏览量还是比较稳定的,令我惊喜的是评论增多,还有人发私信问我这个方法。GLM是一个系统,看了文章不行动,很难有体会。所以在这么短时间的反馈的都是比较大概的提问,还有就是对于我翻译的问题。

这些质疑的声音并没有让我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作为一个非专业人士,我在翻译的过程里已经受尽了“折磨”,我尽力了。我想起GLM的创造者David James说过,他把这套方法放在网上让大家免费使用,有的人还反倒往他脸上“吐口水”。一种运动、一个观念的推广可能要花费几十年,可能花几十年也未必有什么结果……要做的事情还多着呢,没有空去理这些。

新年我收到了David的问候邮件,那个时候出门在外,就一直拖着没有回复。到了west high land的徒步线的起点附近,出发前一天晚上住在旅店里,我坐在房间琢磨字句。
住在17世纪的英国乡村旅馆是一件奢侈的事。并不是住店价格有多贵,按照这家店的资历和地点(国家公园附近)价格够便宜了。但是这一路都是住在别人家(做沙发客),几乎没有一个隔绝的隐私的空间,关上旅店的门感觉特别放松。我查看邮件,又看到了David的第二封信,他有些担心,问我一切还ok吗。这一句话有让人热泪盈眶,我开始提笔写信。我告诉他我在翻译里遇到的困难,我对GLM这个系统还是欠缺了解,又反思了自己的英语能力。有点像一封学生写给老师的检讨书。
第二天早上我收到了回信。
David是会中文的,而且中文应该是不错的。我还假想他看了我的翻译,然后对我批评一通。在回信里,我收到了他的反馈。他的反馈就是,没有反馈。他对翻译这事一字都没提,只是问我要不要去波兰玩(他住在波兰华沙)。

第三个方面的反馈,是来自于我自己的。
翻译之后,我对这个方法有了更多的信心,决定主要用这个方法先学世界语(准备2019年6月的世界语考试)。我需要用一门语言的学习来测试这个方法,而不是匆匆了解就下结论。我想只要我对这个方法还有体会、还在使用,这种体验就应该被分享出去。我在知乎开了专门的专栏,只发表GLM的文章。
这次翻译的经历本身,也让我感慨:翻译本身也是一种艺术,是一种再创造。把英语学好,和把英语翻译好,这两个一定不是包含的关系,只是有一部分重叠而已。在翻译的时候,我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咀嚼作者的话。他可以用选择无数种方式阐述,但是他选择了这个词、这个短语、这个结构……我仿佛听见他在我面前说话,但是我确听不太清楚语气、看不出表情、琢磨不透动机。我费力的对比中文和英文,依依不舍的往下一行移动,功力只能到这个地步了。

以下是GLM的专栏文章,GLM的动态都会发表在这里。

链接:
Gold List Method 知乎专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