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伯德莱尔

伯德莱尔,全名Charles-Pierre Baudelaire,1821年出生于法国巴黎,是诗人、翻译家、文艺评论家。他的作品《邪恶之花》(法名Les Fleurs du mal),是十九世纪最有影响力的诗集。

小伯德莱尔享受过一段快乐的童年。他的父亲曾经是一位牧师,而后成为国家公务员,同时也是一位艺术和诗歌的爱好者。即便伯德随后回忆这段时光,他也说他开始对艺术怀抱热情。但是,这段温馨的家庭时光随着父亲的逝世便中止了,那个时候伯德才五岁。伯德的母亲似乎很快就从悲伤中恢复过来,并且在第二年嫁给了一个有前途的将军,毕竟她很年轻、比前夫小了34岁。

似乎在新的家庭,快乐再也生长不出来了。小伯德在父亲逝世之后,和母亲相依为命,他对母亲有热烈的爱(“passionate love for you”)以及在母亲面前强烈的归属感(“you were solely and completely mine”),他成年后的信中都体现了幼年伯德把所有的爱都转移给了母亲。因而,当母亲再婚时,小伯德的心也冷了。他觉得在得不到母亲的关注,甚至于一个肿瘤般的存在。而他对继父的讨厌,再和他一起长大。

伯德莱尔的继父有多糟糕?
其实客观一点来说,他继父最糟糕的一点,就是得不到继子的喜欢。就以下几个方面来讲,他能遇到这个继父还是很幸运的:
首先,小伯德的父亲身居高位,任过奥斯曼帝国和西班牙的法国大使。虽然说全家人常常会移居,但是伯德一直在接受良好的教育。其次,他和母亲一直生活在中产的圈子里,他甚至在二十出头就拿到了一笔遗产。这就意味着,他不需要工作,也照样可以花天酒地。最后,他伯德的母亲照顾得很好。可以说在青年时期,伯德的生活是有些颓败的,包了情妇、欠了不少债、不规律的创作生活等等,他没怎么照顾家里,反倒是家里为他提供援助。

甚至,他的继父催产了《邪恶之花》。

1839年,也就是伯德莱尔十八岁的时候,他被声明在外的学校Lycée Louis-le-Grand开除了。继父Aupick让他进入了另一个学校学习法律,抱着伯德莱尔能在法律领域发展的希望。换了新的学校,伯德莱尔还是继续”混“。Aupick实在看不下去了(那是伯德莱尔已经因嫖妓而染上了性病),希望让他和周边的人斩断关系。接着,这个对于伯德莱尔一生都有里程碑意义的旅行发生了。

这段被继父主导的海上冒险,开启了他的诗歌之旅。
1841年6月,20岁的伯德莱尔坐船前往印度。我想当时他的心情是复杂的。一方面,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让人缺乏归属感,会谋生离开的年头。在新的家庭里,他得不到(感觉得不到)母亲的关注;在寄宿学校,他的个性不受欢迎、作品也不受赏识;在中产圈子,他觉得自己是个异类。但是另外一方面,伯德也困惑着,远方有什么?远方比此地更好吗?显然他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当轮船行驶了三个月在毛里求斯停靠时,他主动终止了旅行,并于第二年回到了法国。

一个从幼年就开始萌生的远行梦,最终在现实世界里被自己掐断。他退回去了,是心中有了答案。做一个是人,把内心中的涌动变成诗文。伯德莱尔对自己的作品是苛刻的,自己的诗作将会是围绕某个主题的,必须以集合的方式面世,所以拒绝单篇出版。这一坚持,就是十多年。

1857年,《邪恶之花》出版,获得了巨大的舆论关注。伯德莱尔的题材涵盖了性、死亡、腐败、变态、女同性恋等,这在当时看来,是政治不正确的。在发行后不久,相关机构以”违反公众道德”为由,起诉了他和出版公司。虽然伯德莱尔没有进监狱,但是他的六首诗歌被禁,并收到了一张罚单。

这个审判长达一个世纪,1949年这些诗文才被解禁。
对于这一点,伯德莱尔早就看清了。他在给母亲的信中写到,这本书终究和维克多雨果的书站在一起,和拜伦的站在一起。


来源:
1.wiki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arles_Baudelaire
2.百科全书
https://www.britannica.com/biography/Charles-Baudelaire
3.邪恶之花网站
https://fleursdumal.or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