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之路,路程漫漫

我可以在荒郊野外的帐篷睡得深沉,却无法在家里1米八的大床上入眠。
但是从此以后,我大概要在自家的床上,睡很长一段时间。
不是因为我无处可去。
而是我选择了回家。

和马来西亚的同学碰面,两个人感叹在大洋彼岸学习的日子就像在昨天。
谁知,一晃已经三年。
三年后,我和他,都在自己爸爸的公司上班。
他已经上了三年,我才上了一个月。
他一毕业就回马拉西亚上班了,这个决定对我来说非常艰难。
无数次回家,我都想正面的和老爸探讨这个问题。关于生意的问题。
但是话到嘴边,最终还是咽下去了。
也许是因为这个地方实在太小。我的家乡是一个小城市,而公司则离这个城市还有十几公里。这个厂的历史已经有三十多年,门口破烂的公路几经申请才被翻新。门口的那条被货车碾压成段的公路,竟成为了有关于这里的隐喻,越来越久,越来越烂。如果工厂成为我唯一的去处,那么我的生活又该怎么办?
也许是因为这里的人。每次到厂里,我都有一种不安适感。我和身边的人,格格不入。他们谈论的,他们关心的,他们的生活,是我从来不敢想要去交集的。我害怕,最终我还是在一个人在想,一个人做。
回来,在我心中一个万不得已的决定。
于是,我无数次选择离开。去另外的城市,去做自由职业者,去旅行,去干所有一切想干的事情…….就是和这里无关。
几年前,我在佛罗伦萨旅行。在火车站附近,向一个年轻的乞讨者问路,他耐心的给我指路。买了车票后,我又回到问路的地方。问这个年轻人,可不可以和加入他和他的朋友们——一群乞讨者。他说好,然后我们坐在一块,吃着隔壁面包店送来的食物和他们凑钱买的饮料。我发现这个年轻人和其他人有些不同的,他的衣服和头发没那么脏,看起来不像是一个露宿街头的人。他说他一年前本来在一个电影学院学习,后来离开了家,来到这里流浪。我问他这么做的原因的时候,他的答案让我印象深刻。他说,自由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个年轻人,要自由。他离开家乡,尝试一种新的生活,更加肆无忌惮的做某些选择。
这种自由,也是当时我去欧洲学习和旅行想要的,也是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想要的。
但是我现在开始疑惑,到底什么是自由呢?
自由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还是想不干什么就不干什么?
自由是想去哪就去哪,那么又是什么让他拥有“自由”,却不去家乡?
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和那个在佛罗伦萨的流浪者一样,背着自由,也背井离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