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想象,盲目的想象

这是个老故事,是讲两个商人在一个缺水的村庄卖水,一个是一瓶瓶运送,另一个是从河边引流过来。这个故事有无数解读,我最中意的是讲第二个人更有冒险精神。

但是敢于冒险的前提是什么?
是舍弃和想象。
舍弃明明知道的收益,而想象有风险却也更宏远的未来。

我五年前对现在的预想:我会坐在办公室里,开着车子夜游在繁忙的城市里,也许我也经有钱买得起一张半年环游赤道的船票。但是,这些都没有实现。住在一个靠湖的老房子里,搭乘公共交通,还没有挣够钱买一张回国的机票。所有的预想都未曾实现,但是另一方面确有一些意料之外的经历。
对未来的构想是有些粗浅的,很多时候只能用数字去量化,薪资,存款,房产。很难构想自己未来的心理状态,价值观,这些内在因素的变化。预想和最终的现实,一个是模模糊糊粗糙的,一个是立体多面的。
如果问,五年前你能猜想现在身上如此这样的变化吗?
预想为什么和后来的现实大相径庭?

Dan Gilbert[^The psychology of your future self,on TED
],通过两条曲线试图探讨人类预测自己未来的能力。
通过调查,人的实际变化从18到28岁达到变化的顶峰期,而58-68岁人生最稳定时期,变化曲线呈逐渐下降趋势。人类的自我预测曲线和这条实际曲线,几乎是一致的。然而有趣的是,这两条呈现平行状态的曲线图,“自我预测曲线” 总是低于“实际曲线”的一半。换句话,就是我们无论如何预测自己未来的变化,只能预料到未来的百分之五十。

表面看来,我们的想象能力确实很差劲。Dan进一步发展这个结论,写了一本书 (书名:Stumbling on Happiness,by Dan Gilbert ,撞上快乐)里面有句关于人类对未来的态度:
我们把未来当作自己的小孩,去构造一个让这个小孩开心的世界。
(见原文)[^The human being is the only animal that thinks about the future.We treat our future selves as though they were our children spending most of the hours of most of our days construction tomorrows that we hope we will make them happy.] 大脑会欺骗我们,人类更愿意联系让现在感到幸福的未来,而抛开未知的幸福想象。
这也许是两条曲线相差如此之大的主要原因:我们的控制欲,对此时此刻幸福的控制欲,已经开始控制我们对不可控未来的想象。

难道人类在此刻的基础上构建想象,会影响我们的幸福感?

也许会的,因为有存在一个巨大的外部环境:这个世界一直在发生改变。
回想一下这五年来,更自由的连通,更通畅的网络,更广阔的市场造成商业环境,科学技术,人文教育上面发生的变化。已经让软件开发转为线上软件,我们不仅不需要软盘,CD这些物理载体,将来也不需要再安装软件,所有的运用都可以在浏览器上实现。去学校读书?最先推出网上免费教程的正是最顶尖的名校,因为他们知道,从学生入学学到的知识,在他离校时就作废多半了。想想一下这五年人类社会淘汰的工具,认识,甚至职业,到现在我们不断革新的各个方面。
这个世界在高速发展,而个人的未来是依托在未来的大环境内,并不仅存在现此刻认知范围内。现在看到居高不下的房价,付了首付,五年之后,价格如果一些千里怎么办?
甚至对未来的做出大胆的选项,也许五年后根本就不存在了。

大脑想象能力的懒惰,不仅妨害我们做不出大胆的想象,而是迫使人类放弃想象。没有人去质疑年老后是否能拿到退休金,而选择不断往里面投放薪水。幸福感和安全感是紧密相关的,当我们一股脑扎进的想把现在的期盼。也许这些单方面的愿景与其说是渴望幸福,不如说是追求功利,初衷是期盼,却也逐渐变成臆想。我们不想看见不确定,我们也拒绝冒险,挑战,改变。而冒险,挑战,意味着风险,更可能是失去。这大概就和我们想要的幸福相抵触了。

正如《撞上快乐》的作者所言,正因为我们的想象如此无力和困难,我们就放弃了。转过头来,我们选择搭建空中阁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