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沉默,是一种残疾

当网络让每一个人成为生产者,就像这个地球上几十亿本书一起打开一样。
我们该读哪一本?
曾经的朋友圈还算是私人领地,分享自己的生活,如今,已经是各种商家的软文平台,鸡汤文的灌水领地。这就是盛况之后的不归路,当信息泛滥成灾,也是人去楼空之时。

网络的确降低了运营成本。
记得在告诉公路上架起的无数招牌,是大公司才能付得起的价钱。而今在旅途上,估计已经没有人抬眼望着远处的景观,手机上的信息更迷人,更精致。眼球经济让各种花样层出不穷,市场推广也越来越有创意,一个好的点子几乎可以免费的推送的用户面前。
网络也给起步公司争取时间。
电话75年累计到5000万用户,脸书用3年,愤怒的小鸟这款手机游戏只用了35天。大集团的“市场独裁”已被打破,并且他们一贯作用的运营方式已经受到挑战。刘瑜写过,一个人像一支队伍一样战斗。这只队伍的负担越轻,思想越活跃开阔,在零门槛的时代越更能打开市场。

然而低门槛,零时间的网络环境,让人更难以择选有用和有价值的信息。当所有渠道,所有内容都已经被摆在面前的时候,那么一切的无能,只能指向自己。
这种深深的不安全感,让沉默,成为弱点,成为残疾。在舞台上,只能看着别人尽情起舞,而习以为常的旁观已经变得不正常。
当费时费力制造的优良内容,已经无法讨好需要更好包装更美外衣的观众,沉默得专注已经似乎没有市场价值。

狄更斯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而每一个时代,沉默的,是留在最后的。

发表评论